Home » 未分类 »  预防癌症的饮食

 预防癌症的饮食

翻译:Xiaoying Wang 审核:Frank

英文原文:http://www.gistsupport.org/learning-center/nutrition/cancer-prevention-diet.php?plg_nld=1&plg_uin=1&plg_auth=1&plg_nld=1&plg_usr=1&plg_vkey=1&plg_dev=1

防癌饮食
学者们普遍认为,适当的饮食习惯,减少罹患癌症的风险。为了控制疾病和最大程度的减少复发,在治疗中和治疗后,向一般人群推荐预防癌症的饮食同样也被推荐给癌症患者。在这些书目中,大量引用了并强调了以下基本建议,其中包括美国癌症研究所(2002年a,2002年b),古德曼(2001年),基恩和蔡斯(1996年),穆雷等人(2002),尼克松(2000年),世界癌症研究基金会/美国癌症研究所(1997年)。

1.
在您的饮食里需要包含许多不同品种的水果和蔬菜,全谷物和豆类(豆制品)。每天至少吃五份水果和蔬菜,7份全谷物食品,豆类和坚果。为了实现两个目标,这是最重要的单一推荐。首先,它提供了维生素,矿物质和其它微量营养元素,加上食物非营养成分可能的抗癌效果,如植物化学物质(类黄酮,异黄酮,木脂素,多酚类及其他)。所有这些健康食品包含了可以在细胞层面上通过对抗自由基来抵消致癌作用的抗氧化剂。自由基是不稳定的分子(通常是含有氧或氮),它可以通过化学反应损伤正常细胞及其DNA。抗氧化剂稳定这些分子,从而防止细胞损伤; 这可以减缓或阻止癌症的发展。其次,这种植物为主的饮食为结肠健康提供了纤维(粗纤维)。

2. 限制红肉消费。世界癌症研究基金会(World Cancer Research Fund)/ 美国癌症研究所(American Institute for Cancer Research)推荐的每天最大红肉消费重量是三盎司,但其他学者建议只是偶尔吃红肉。选择鱼肉,鸡肉,豆类,大豆食品,蛋类和低脂乳制品作为您的主要蛋白质来源。获得足够的蛋白质是重要的。一些资料来源(迪恩和蔡斯,1996; 马丁,2000)指出,癌症幸存者比一般人群需要更多的蛋白质:每天每公斤体重膳食蛋白质摄入量为1-1.5克,相比于一般人群的0.8-1.0克/公斤/天。

3.减少脂肪消耗的卡路里摄入量的20-30%。避免动物性脂肪和烹饪及购买烘焙产品中的氢化脂肪。避免多不饱和食用油如玉米油,红花油,和向日葵油; 这些油含有ω-6脂肪酸。避免烘焙食品和含反式脂肪的饼干。烹调选用橄榄油和芥花籽油(菜籽油)。 ω-3脂肪酸是健康的和理想的选择。 ω-3脂肪酸在某些鱼类(如沙丁鱼,鲑鱼,鲭鱼,长鳍金枪鱼),胡桃,和金色亚麻籽(其可以在咖啡研磨机中研磨并加入到其它食品)中。

4. 限制盐的摄取量,包括咸的和盐腌食物,食盐,和在烹饪中使用盐。

5. 如果您饮酒,对于男性每天饮酒不超过两杯,女性不超过一杯。


6. 不吃烧焦的食物。一种叫做IQ的物质(A2-氨基-3-甲基咪唑并[4,5-f]喹啉@)已被认定为“合理预期为人类致癌物”(美国环境健康科学研究所,2003)。IQ形成于肉或鸡蛋直接在高温中烹饪。偶尔食用直接在烤架上烧烤的食品,并且烹饪肉类采用较低温度的方法,而不是高温的方法,如烧烤。限制熏制或腌制肉类的摄入量(热狗,培根等)。

7. 避免超重,并且每天锻炼。


具体推荐的食品

与上述讨论的一般癌症预防的饮食一致,特定的食物可能是特别促进健康。例如,芥属植物或十字花科蔬菜(白菜家族,包括小白菜,绿花菜,芽甘蓝,白菜,白花菜,散叶甘蓝,羽衣甘蓝和芥菜),尤其含有丰富的抗氧化剂,并与流行病研究中降低癌症的发病率相关(Van Poppel等人,1999年)。在文献中一直有关于绿茶和红茶多酚含量而饮用它们的益处的讨论。

一些学者鼓励癌症幸存者使用特定的食物。乳清蛋白粉被推荐为能够使身体为正常细胞制造和使用谷胱甘肽和谷氨酰胺,同时消耗肿瘤细胞中的谷胱甘肽,从而抑制其生长和使它们对癌症治疗更敏感(Moss,2000; Murray等人,2002 )。 Boik(2001)和Roth等人(2002)为谷氨酰胺和谷胱甘肽代谢的重要性提供了更多的支持。

益生菌食品为肠道补充有益细菌群。最熟悉的例子是将牛奶变成酸奶的乳酸杆菌培养。 Murray等人(2002)不仅建议益生菌食品如酸奶,并且建议蛋白水解酶的补充剂,以协助消化,增强免疫反应,抑制肿瘤血管生成及转移,和促进癌细胞的分化。 Boik(2001)还讨论了菠萝蛋白酶的潜在抗癌特性,这是一种蛋白水解酶。

补充剂

科学家们定期识别全麦食品中有哪些有益身体健康的新物质; 换句话说,我们还不知道一切对我们使食物变得健康的物质。补充剂可使我们增加了一些已识别物质的摄入,但仍然很有必要吃完整的食物,以获得各种各样的微量营养素,非营养性物质,和未识别的有益物质的组合,这都是只有食物能够提供。也就是说,任何人都不应指望吃垃圾食品及补充剂来保持健康。然而,维生素和矿物质补充剂能够提供足够的营养摄入和理想营养物质的额外来源的双重保险。

在美利坚合众国,维生素和矿物质的最低摄入量是由美国医学研究所食物与营养委员会,美国国家科学院的一部分(见参考文献),所建立。委员会为挑选的营养成分确立了每日膳食推荐摄取量(RDAs),根据防止缺陷性疾病所需的最低数量,如佝偻病或坏血病。委员会还为一些营养物质确立了可耐受最高摄入极限值,以防止一些与摄入过量有关的疾病或紊乱。请注意,这些可耐受最高摄入量被设置的非常低,以防止可能通过所讨论的维生素加重特定健康问题的最易感个体的任何不良反应,。但是,委员会还没有为获得最佳健康而建立理想摄入量。

脂溶性维生素(A,E,D和K),可以被存储在身体脂肪; 因此,为了防止在身体组织蓄积的不利影响,应避免过量服用。水溶性维生素(C和B组维生素)不会在组织中堆积; 超出日常的多余数量会被排出。对比维生素和矿物质,许多营养物质和非营养物质的每日摄入量尚未被确立。

表1所示是维生素和矿物质等的建议每日摄取量和可耐受最高摄入量(当可获得时),还有额外的列显示由几个不同的营养学家建议的癌症幸存者推荐摄入量。点击下面的链接查看该表的PDF文件。

表1:由医学研究所的食品与营养委员会推荐的饮食摄取量和可耐受最高摄入量(当可获得时),相比于由营养学家给予癌症幸存者的推荐。

1.  由医学研究所的食品与营养委员会推荐的饮食摄取量和可耐受最高摄入量(当可获得时),相比于由营养学家给予癌症幸存者的推荐。 (注: 为了便于比较,RDAs 已经从毫克和微克转换为国际单位 。)
物质 阻止缺陷的RDA 推荐 可耐受最高摄入量 Keane & Chace Murray 等 Goodman Moss
  年龄:51-70        
维生素            
Top of Form

维生素A

Bottom of Form

2970 国际单位 男性, 2310 国际单位 女性 9900 国际单位 10000 国际单位 5000 国际单位 10000 国际单位 10000-20000 国际单位
β-胡萝卜素 *请见注 1   15000 国际单位 5000-25000 国际单位 25000 国际单位 10000 国际单位
B族维生素         50 毫克  
   B1硫胺素 1.2 毫克 男性,          1.1 毫克 女性   28 毫克 10-100 毫克    
   B2核黄素 1.3 毫克 男性,          1.1 毫克 女性   32 毫克 10-50 毫克    
   B3烟酸 16 毫克 男性,            14 毫克 女性 35 毫克 20 毫克 10-100 毫克    
   B3烟酰胺     380 毫克 10-30 毫克    
   B5泛酸 5 毫克   150 毫克 25-100 毫克    
   B6 pyroxidine 1.7 毫克 男性,           1.5 毫克 女性 100 毫克   25-100 毫克    
   B12 cobalmin 2.4 毫克   120 毫克 400 毫克    
   叶酸(叶酸) 400 毫克 1000 毫克 800 毫克 400-800 毫克    
   dibencozide (B12辅酶)     500 毫克      
维生素C 90 毫克 男性,            75 毫克 女性 2000 毫克 1200 毫克 250-1000 毫克 6000-10,000 毫克 1000-2000 毫克
维生素D 400 国际单位 2000 国际单位 400 国际单位 400-800 国际单位    
维生素E       100-800 国际单位 200-400 国际单位  
    阿尔法维生素 22.4 国际单位 1493 国际单位 400 国际单位     400-600 国际单位
    混合生育酚           400-600 国际单位
    生育三烯酚           100-200 毫克
维生素K 120 毫克 男性,         90 毫克 女性   60 毫克 60-300 毫克    
生物素 30 毫克   300 毫克 100-300 毫克    
胆碱

Bottom of Form

550 毫克 男性,       425 毫克 女性 3500 毫克 125 毫克 10-100 毫克    
             
营养素            
辅酶Q10           30-300 毫克
谷氨酰胺     100 毫克      
谷胱甘肽            
肌醇     120 毫克 10-100 毫克    
肌苷     80 毫克      
硫辛酸           50-200 毫克
叶黄素/混合类胡萝卜素           25000 国际单位
茄红素           40 毫克
退黑激素            
对氨基苯甲酸 (PABA)     50 毫克      
ω-3脂肪酸 .75 克 EPA + DHA **(多元不饱和脂肪酸)   1 克      
三甲基盐酸     100 毫克      
             
矿物质            
      1-6 毫克    
1200 毫克 2500 毫克 400 毫克 250-1500 毫克    
30 毫克 男性,            20 毫克 女性   200 毫克 200-400 毫克 100 毫克  
900 毫克 10,000 毫克 2 毫克 1-2 毫克    
氟化物 4 毫克 男性,                3 毫克 女性 10 毫克        
150 毫克 1100 毫克 150 毫克      
8 毫克 45 毫克 10 毫克 15-30 毫克    
420 毫克 男性,        320 毫克 女性 350 毫克 100 毫克 250-500 毫克 200 毫克  
2.3 毫克 男性,           1.8 毫克 女性 11 毫克 8 毫克 10-15 毫克    
45 毫克 2000 毫克   10-25 毫克    
未确定 1 毫克        
700 毫克 4000 毫克        
    99 毫克 200-500 毫克    
55 毫克 400 毫克 100 毫克 100-200 毫克 200 毫克 200 毫克
未确定     1-5 毫克    
未确定 1.8 毫克 200 毫克 50-100 毫克    
11 毫克 男性,               8 毫克 女性 40 毫克 20 毫克 15-45 毫克 25 毫克 25 毫克
             
其他类别            
黄酮类化合物        
益生菌          
亚麻籽(ground)     2 汤匙    
乳清蛋白       20-30 克  
蛋白水解酶          
姜黄素          
注 1:  RDA对维生素 A (视黄醇)的标准 可以分为视黄醇本身和它的前体,类胡萝卜素. 例如,对于β-胡萝卜素,12个单位的β-胡萝卜素的相当于1单位视黄醇。因此,如果β-胡萝卜素被用来满足整个维生素A的需求,则35640 IU的β-胡萝卜素将包含RDA对男性的标准,而可耐受最高摄入量是118,800 IU。**  此每日标准是由国际工作小组设置,而不是医学研究所。

从表1中可以注意到,通过列代表的来源显示了关于最佳摄入量的不同意见。这些作者们通常推荐癌症幸存者的摄入量高于或远超于RDA,有时超过了可耐受最高摄入量。相比之下,医疗和营养专业协会通常建议只补充不超过RDA值(最低摄入量,以防止缺陷)的100-200%。 Seifried等人(2003)和Norman等人(2003)总结了关于癌症幸存者抗氧化补充剂使用的一些注意点;实质上这些的科学证据还不是决定性的或足够一致性地支持推荐的补充剂,并且有哪些影响结果的因素之间的关系也认识不足。需要更多的研究。一个非常担忧的问题是补充剂并不适用于服用格列卫的GIST病人:这里有关于抗氧化补充剂是否妨碍对抗癌症的一些类型的化疗和放射治疗的争论,但没有建议这可能适用于格列卫。

评估这些冲突的观点时,理解医疗团体通常只在有可满足确凿证据的标准的可获得的充分科学证据时才会做出建议是非常重要的。他们更喜欢基于很长时间里有大量实验主体的前瞻性随机双盲临床试验的基础上提出建议。例如,最近发起的一项研究,将招募超过30000人或者服用两种安慰剂,或服用硒和一种安慰剂,或维生素E和一种安慰剂,或硒以及维生素E,通过12年的时间,在这之后将对前列腺的效用和其他癌症进行评估(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的网站上描述的ASELECT 研究)。对于使用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的标准评估人体临床癌症研究的表述,请参见发布在其网站上关于癌症人体研究的ALevels证据的文档。

因为这种类型的研究是昂贵和费时的,所以很少有这样的研究; 因此,专家组的建议出现的要慢一些。此外,营利性公司不会对他们不能获得专利权的物质进行研究。因此,癌症幸存者可能需要做出关于潜在收益和膳食补充剂的风险,及其他营养成分的自身评估。从政府网站,如食品与营养信息中心,美国农业部国家农业图书馆获得的信息有益于评估营养补充剂。

除了维生素和矿物质,许多草本植物和其它补充剂也被销售。有大量证据显示在动物研究和体外(试管)研究中,天然的植物提取化学物质可以减缓癌症的发展。一个这些物质细胞作用机制的详细总结,以及对他们使用的相关研究,是由Boik(2001年)负责的癌症治疗中的天然化合物。然而,市场上也有的很有物质,就算有一些健康益处也是非常的少的。为评估潜在收益,消费者可以咨询网站,如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膳食补充剂办公室(NIH),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国家补充和替代医学中心和庸医观察网(Quackwatch)。

网络资源

美国营养协会
http://www.eatright.org

美国癌症研究所
http://www.aicr.org

食品与营养委员会,医学研究所,美国科学院出版社。
http://www.nap.edu

食品与营养信息中心,国家农业图书馆,美国农业部
www.nal.usda.gov/fnic

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
www.cancer.gov

国家补充和替代医学中心,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http://nccam.nih.gov

膳食补充剂办公室,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
http://ods.od.nih.gov

参考文献和其他书目

American Institute for Cancer Research (2002). Dietary Options for Cancer Survivors.
Washington, DC: American Institute for Cancer Research.

American Institute for Cancer Research (2002). Nutrition After Cancer.
Washington, DC: American Institute for Cancer Research.

Anderson, G. (1999). Cancer: 50 Essential Things To Do.
New York: Plume (Penguin Group).

Beninger,C.W. and Hosfield, G.L. (2003). Antioxidant activity of extracts, condensed tannin fractions,
and pure flavonoids from phaseolus vulgaris L. seed coat color genotypes.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and Food Chemistry 51: 7879-7883.

Bode, A.M. and Dong, Z. (2004): Cancer prevention by food factors through targeting
signal transduction pathways. Nutrition 20: 89 94.

Boik, J. (1995). Cancer & Natural Medicine. Princeton, MN: Oregon Medical Press.

Boik, J. (2001). Natural Compounds in Cancer Therapy. Princeton, MN: Oregon Medical Press.

Brown, J.K., Byers, T., Doyle, C., Coumeya, K.S., Demark Wahnefried, W., Kushi, L.H.,
McTieman, A., Rock, C.L., Aziz, N., Bloch, A.S., Eldridge, B., Hamilton, K., Katzin, C.,
Koonce, A., Main, J., Mobley, C., Morra, M.E., Pierce, M.S. and Sawyer, K.A.;. (2003):
Nutrition and physical activity during and after cancer treatment: an American Cancer
Society guide for informed choices. C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 53: 268 91.

Byers, T. (2000): Nutrition and cancer: ten lessons from the 20th century.
Nutrition 16: 561 563.

Capra, S., Ferguson, M. and Ried, K. (2001): Cancer: impact of nutrition intervention outcome nutrition issues for patients. Nutrition 17: 769 772.

Elgert, K. D. (1996). Immunology, Understanding the Immune System. New York: Wiley-Liss.

Eyre, H.J. (2001): Nutritional advice for cancer survivors. C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 51: 151 2.

Food and Nutrition Board, Institute of Medicine (1997). Dietary Reference Intakes for Calcium, Phosphorus, Magnesium, Vitamin D, and Fluoride. Washington, DC: National Academy Press. (Available to read online at www.nap.edu).

Food and Nutrition Board, Institute of Medicine (1998). Dietary Reference Intakes
for Thiamin, Riboflavin, Niacin, Vitamin B6, Folate, Vitamin B12, Pantothenic Acid,
Biotin, and Choline.
Washington, DC: National Academy Press. (Available to read online at www.nap.edu).

Food and Nutrition Board, Institute of Medicine (2000). Dietary Reference Intakes for Vitamin C,
Vitamin E, Selenium, and Carotenoids.
Washington, DC: National Academy Press. (Available to
read online at www.nap.edu).

Food and Nutrition Board, Institute of Medicine (2002). Dietary Reference Intakes for
Vitamin A, Vitamin K, Arsenic, Boron, Chromium, Copper, Iodine, Iron,
Manganese, Molybdenum, Nickel, Silicon, Vanadium, and Zinc.
Washington, DC:
National Academy Press. (Available to read online at www.nap.edu).

Fulda, S. and Debatin, K.M. (2004): Sensitization for tumor necrosis factor related
apoptosis inducing ligand induced apoptosis by the chemopreventive agent resveratrol.
Cancer Research 64: 337 46.

Garfinkel, M.D. and Ruden, D.M. (2004): Chromatin effects in nutrition, cancer, and obesity. Nutrition 20: 56 62.

Glade, M.J. (2003):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Conference: dietary supplement use in the elderly. Nutrition 19: 981 987.

Goodman, S. (2001): The role of nutrition. In Integrated Cancer Care, pp. 108 119. Editor: J. Barraclough. Oxford, U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Gosslau, A. and Chen, K.Y. (2004): Nutraceuticals, apoptosis, and disease prevention. Nutrition 20: 95 102.

Heber, D., Blackburn, G. and Go, V., Editors (1999). Nutritional Oncology. San Diego, CA: Academic Press.

Hu, R. and Kong, A.N. (2004): Activation of MAP kinases, apoptosis and nutrigenomics of gene expression elicited by dietary cancer prevention compounds. Nutrition 20: 83 8.

Keane, M. and Chace, D. (1996): What to Eat If You Have Cancer. Lincolnwood, IL: Contemporary Books.

King, K. (2003): Conference summary: nutrition after cancer, American Institute for Cancer Research, Chicago, Illinois, May 8, 2002. Nutrition 19: 698 699.

Liston, P., Fong, W.G. and Korneluk, R.G. (2003): The inhibitors of apoptosis: there is more to life than Bcl2. Oncogene 22: 8568 80.

Lodish, H., Berk, A., Matsudaira, P., Kaiser, C.A., Krieger M., Scott, M.P., Zipursky, S. L., and J. Darnell (2003). Molecular Cell Biology, 5th Edition. New York: W. H. Freeman and Company.

Mantovani, G., Maccio, A., Madeddu, C., Mura, L., Massa, E., Gramignano, G., Lusso, M.R., Murgia, V., Camboni, P. and Ferreli, L. (2003). Reactive oxygen species, antioxidant mechanisms, and serum cytokine levels in cancer patients: impact of an antioxidant treatment.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Pathology Toxicology and Oncology 22: 17 28.

Mantovani, G., Maccio, A., Massa, E. and Madeddu, C. (2001). Managing cancer related anorexia/cachexia. Drugs 61(4): 499 514.

Martin, C. (2000). Calorie, protein, fluid, and micronutrient requirements. In: The Clinical Guide to Oncology Nutrition, pp. 45 52. Editors: P. McCullam and C. Polisena. Chicago, IL: American Dietetic Association.

Mosca, L., Marcellini, S., Perluigi, M., MastroiacovoP, Moretti, S., Famularo, G., Peluso, I., Santini, G. and De Simone, C. (2002): Modulation of apoptosis and improved redox metabolism with the use of a new antioxidant formula. Biochemical Pharmacology 63: 1305 1314.

Moss, R. (2000): Antioxidants Against Cancer. State College, PA: Equinox Press.

Murray, M., Birdsall, T., Pizzorno, JE, Reilly, P. (2002). How to Prevent and Treat Cancer with Natural Medicine. New York: Riverhead Books.

National Institute for Environmental Health Sciences (2003). Report on Carcinogens, tenth edition. 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Public Health Service, National Toxicology Program. Available on-line at http://ehp.niehs.nig.gov/roc/toc10.html

Nebeling, L. (2000). Changes in carbohydrate, protein, and fat metabolism in cancer. In: The Clinical Guide to Oncology Nutrition, pp. 53 60. Editors: P. McCullam and C. Polisena. Chicago, IL: American Dietetic Association.

Nixon, D.W. (2000): Nutrition during cancer recovery. In: The Clinical Guide to Oncology Nutrition, pp. 160 163. Editors: P. McCullam and C. Polisena. Chicago, IL: American Dietetic Association.

Norman, H.A., Butrum, R.R., Feldman, E., Heber, D., Nixon, D., Picciano, M.F., Rivlin, R., Simopoulos, A., Wargovich, M.J., Weisburger, E.K., and Zeisel, S.H. (2003). The role of dietary supplements during cancer therapy. Journal of Nutrition 133: 3794S-3799S.

Roth, E., Oehler, R., Manhart, N., Exner, R., Wessner, B., Strasser, E. and Spittler, A. (2002): Regulative potential of glutamine relation to glutathione metabolism. Nutrition 18: 217 221.

Seifried, H.E., McDonald, S.S., Anderson, D.E., Greenwald, P. and Milner, J.A. (2003): The antioxidant conundrum in cancer. Cancer Research 63: 4295 4298.

Van Poppel, G., Verhoeven, D.T., Verhagen, H., and Goldbohm, R.A. (1999). Brassica vegetables and cancer prevention: epidemiology and mechanisms. Advances in Experimental Medical Biology 472: 159-168.

World Cancer Research Fund in association with American Institute for Cancer Research (1997). Food, Nutrition, and the Prevention of Cancer: a Global Perspective. London: World Cancer Research Fund.

No-authors-listed (2003): Answers to questions often asked by cancer survivors about nutrition and physical activity. C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 53: 303 9.

No authors listed (2003): Summaries for patients: taking vitamin supplements to prevent cardiovascular disease and cancer: recommendations from the U.S.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关于表1中的缩写和测量及其他单位换算的指南

1克(g)= 1000毫克(mg)= 1,000,000微克(mcg)。

大多数维生素以毫克或微克计量。

维生素A,D和E同样以国际单位或IUs测量,这一测量标准被设计用来标准化具有不同效力维生素的不同形式。注意!公制系统(毫克,微克等)和国际单位之间的转换,随着维生素的不同而变化。

1微克视黄醇(视黄醇当量微克)= 3.3 国际单位的维生素A

100国际单位的维生素D = 2.5微克。

100国际单位维生素E = 67毫克。

1微克视黄醇= 6微克β-胡萝卜素

1磅(lb)= 16盎司(oz)
2.2磅= 1千克(kg)
1品脱=0.57升
1.76品脱=1升

我们必须要小心,并且要一直,一直阅读小字。在一些书籍和印刷的食品成分标注了卡路里(一般是一个大写字母C),其实是千卡路里(kcal)。不幸的是,当标识维生素和补充剂时,但关于术语及数量世界范围的定义标准似乎不在适当的位置。因此要阅读小字。

M – 男性,F – 女性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nineteen + fou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