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未分类 » 接受诊断的过程

接受诊断的过程

翻译:moonlight、审核:Frank

英文原文:http://gistsupport.medshelf.org/Accepting_the_diagnosis

这是我第一次写这一领域的文章。我的丈夫,只有47岁,在2005年7月20日被确诊,于8月1日进行手术,割除了15%的胃和胆囊。不管作为个人,还是作为夫妻,那段时间都很煎熬。我几乎整天以泪洗面(变得完全不像我)。我感到很痛苦,常常想为什么得病的不是我,但我不得不控制自己的情绪。这一诊断出来时吓到了我们,很震惊。一场手术让我们都筋疲力尽。生活再也不能像原来那样了,于是我决定找到一个一直听说的“新常态”。我们是EMT(编者注:急救医疗专家)的志愿者。我们EMT的训练课程有一部分是“情感方面的紧急援助”,换句话说,就是帮助面临死亡或濒临死亡的患者及其家属。我从没想过,我会将这一训练及知识运用到我的丈夫身上。被诊断为胃肠道间质瘤能让一个家庭发生巨大变化,这是毫无预兆的。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以相同的情况和顺序走过所有步骤。有些甚至可能跳过一步,对照料的人和病人来说是一样的。

他们是:

  • 否认(一定不是我!):这是一种防御机制,让人们感觉癌症诊断是误诊。否认事实,即使存在压倒性的证据,依然难以接受。
  • 愤怒(为什么一定是我,为什么不是别人?)。患者可能变得容易生气而且迁怒亲近的人。周围的人需要容忍和耐心,不要反抗。(在我写完这点后,有人回信说她曾被问道“为什么生病的不是你”。)
  • 讨价还价(好吧,但是首先……)。想要“多一点时间”做顺心的事,完成心愿等。
  • 沮丧(好吧,但是我或我们还没有……)。在讨价还价后发现这并没有什么用,就会感到绝望。患者会想到很多不能完成的事,他们可能会变得沉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 接受(好的,我并不害怕,我会好起来的,我能够处理好的)。这个时候,患者接受了所处境况,他们会面对将要发生的事并且准备好了应对它。

有时家人和朋友可能比患者需要更多的情感支持。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经历同样的步骤,顺序和时间段。有些人走过了这些步骤,有些人自己做了改变。

对于我们,我的丈夫想从步骤一直接跳到步骤五。我想说,这并没用。我知道他对术后恢复的期望(一般需要2-3周的康复时间,他希望迅速而且完全恢复)是不切实际的。他不能接受变得虚弱和容易疲劳的事实,想通过做很多操之过急的事来证明自己是对的。这让他变得急躁易怒,而且发泄到我的身上,那是一段糟糕的时光。作为他的妻子,EMT的成员,我很理解,而且努力排解他扔给我的“废话”,不发脾气。这并不容易,但我知道他对自己的身体很懊恼。

各种折腾直接导致他因脱水而重新回到急诊室输液,最后他释然了,消除了和急诊室医生的隔阂。当我去急诊室的时候,他检讨了自己的行为举止,为自己的行为道歉,对我能陪他一起熬过来表示很感激。我相信我们能避免服用抗抑郁药物。终有一天,他能清醒起来表示他有了“新态度”。我认为我们可以一起等待这天的到来。

在我张贴这篇文章后,我收到很多好的建议。有人建议我接受人们的捐助(这对我很难做);有人说我应该发泄和抱怨,甚至必要时离开这个糟糕的环境。大部分人建议我把一切都向周围人倾诉,诚实对待自己的情绪,但是在他发泄时保持冷静(当他向我发脾气时,这点很难做到)。还有人建议我让我丈夫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而我只是听,不去纠正。这是目前关于他的一切。

文章来源于GIST国际支持。翻译质量由翻译者负责,与GIST国际支持无关。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fourteen − one =